在崩壞以前﹣反國民教育洗腦大集會

近日有關反國民教育的活動引起了社會上巨大的迴響,連日來的反國民教育洗腦大集會更是把這次事件推至另一個頂峰,事情現在已到了白熱化的階段。

在崩壞以前。

小弟自上週未起一直末能抽空出席,所以要遲在今週星期二和三才能到達現場。

公民廣場。

在資訊發達的年代,有很多東西是蓋不住的,我相信如果國民教育真有洗腦成份的話,政府不單難以達至目的,甚至還會有機會產生反效果。在我認識的朋友中,讀過有宗教背景學校的人大多到最後都變得討厭那個宗教,當然,宗教和國教性質有別,可能不能相題並論,但從洗腦的角度來看,兩者也有相似的地方。

然而,以「國教不能洗腦」作論點來支持國教的人實在本未倒置,因為事情從出發點就錯,為何要洗腦,為何我們要找方法去迴避從一開始就錯的事情?此外,如果明知洗腦不會有成效,為什麼還要去做?

如果國民教育真是沒有洗腦的打算的話,推出這個學科更是多此一舉。現行的公民教育科和歷史科其實已經足夠讓學生認識國家,與其開設新學科令課程重疊,倒不如投放更多資源來改進現有的科目。另外如果國教真的沒打算洗腦的話,為什麼就不能先推遲開設科目,待學界編出一個大家都滿意的課程後才正式實淺國民教育呢?

我的立場是,無論國民教育是否洗腦,這學科都是多餘的。開設這學科只會浪費政府資源,每一元都是納稅人的錢,每一元也有它的機會成本,每一元都有更好的用途。單靠國民教育科來妄想要建立香港人對國民身份的認同實在可笑之極。真正的歸屬感只能由心而發,而不是能教出來的。

風雨中抱緊自由。

然後,因為政府一個錯誤的決策,一群人出來了,帶頭的還要是一個學生組織。更叫人吃驚的是,這個叫學民思潮的組織的召集人只是一個年僅十五歲的少年。

一踏進這個在政府總部大樓下的公民廣場,一股熱血已經湧上心頭。那時候台上的人正在彈唱Beyond的光輝歲月,歌詞中的一句「風雨中抱緊自由」正與當時場景不謀而合。

我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我真的很佩服這群學生,無論對錯與否,他們做的事要比以前的我所做的有意義得多了。在他們這個年紀的時候,我還個是沉迷玩樂,整天流連機鋪的廢青,而他們,十五六歲,竟然放棄玩樂嬉戲,在炎炎的夏日聚集在這個廣場,冒著風雨為自己的師弟、自己的下一代發聲,站在廣場上,聽著光輝歲月,那刻,我真的被感動了。

NOW.

廣場上人多擠迫,加上炎熱的空氣和一陣陣汗臭味,實在令人有點喘不過氣來,但一想到這群學生留守多日也沒有作聲,就算多難受我覺得我還是要留下來。

我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沒有親身到過集會現場的人實在不會知道廣場上的環境是多麼的惡劣,那些安坐家中開著冷氣的師奶,你認為你有資格說這群小朋友是來玩耍或趁墟嗎?

Well-prepared.

每一箱、每一枝都是大家捐出來的,在一些重要的事情上,其實香港人一點也不無情。

Everything is there.

一切盡在畫中。

Do u know who they are fighting for.

小朋友,有一天,你將會明白這群哥哥姐姐到底在這裡幹什麼,我真心希望會有這一天的到來,You know what I mean.

一人一蛋。

由家長發起的「一人一蛋」行動。

雖然這次行動帶頭的是一群學生,但不代表只有學生才反對國教。除了有大批家長和老師反對外,不少社會上的知名人士、藝人、文化人都一一站出來公開要求政府把這學科撒回,相信政府高層現在應該受到相當大的壓力﹣要保住民心還是要保住公信力和面子?

在崩壞以前。

那現在來說說絕食。

韓連山。

絕食很激進嗎?甘地很激進嗎?文天祥很激進嗎?

我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正如倪匡先生所言,香港人太容易說激進了。

我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罷工、縱火、打鬥、自殺式炸彈這些抗議方式比絕食要有破壞性多了,如果絕食已經激進,那以上的行為還可以用什麼形容詞去形容呢?

我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OK,如果你覺得絕食是激進行為的話我尊重你的意見,但請僅記只有十多名人仕在絕食,在他們身後的數千人都有充足的食糧,他們一點都不激進,他們只是在和平的集會,極其量只是唱唱歌,叫叫口號。

在崩壞以前。

雖然我不認為絕食激進,但我卻不贊成以無限期絕食來抗爭。政府無論如何都不能夠因為十多個人的絕食而收回政策,以絕食來要脅政府實在是不智之舉。如果絕食的目的是為了Make Noise的話,我想是成功的,但我始終不贊同以絕食的方式來要求政府撒回學科。

_ _ _ _,亞視黎既喂。

最近亞視的失實報導令人痛心疾首。什麼「建設派」和「破壞派」,實在很嘔心,用這種方式來為立法會選舉做勢實在可恥,抹黑這群在為社會努力的學生更是令人不能接受。雖然我不排除有國外勢力界入這次社運以達到分化香港與內地的目的,但我不認為亞視能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以自己(?)的假設來作報導。不過發起罷看亞視什麼的其實也沒有什麼用,反正都沒有人在看亞視。

實況,NOW。

值得慶幸的是,香港還有那麼一點點的新聞自由。

No one can hide this.

這次事件,全世界都在看,西方國家應該是爽死了。

在崩壞以前。

那麼,最後我來說說我對集會的感受和對整件事的看法吧。

首先,我認為這次事件已不純綷是反對國教這麼簡單。身在集會,我能感受到的反共意識比反國教的意識還要強,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結束一黨專政」等口號竟然在大會中出現,香港人積聚已久的反共情緒幾乎都透過這次國民教育科事件發洩了出來。我認為把反國教和反共劃上等號並不是妥當的做法。

陳惜姿。

如果真要反國教,不把中共搬出來的話效果可能更好。為了阿爺的面子,現在官方更不能輕易說撤就撤,所以高叫反共口號很可能會為事件造成反效果。

當然,我不敢肯定這次行動的目的是否真的想要推翻國教一科,在立法會選舉前夕,就算不用陰謀論去推測有西方勢力界入,泛民議員也很有可能會是這次行動的得益者。

在崩壞以前。

不過我不認為這是壞事,多一個泛民議員當選,香港就多一點希望。被建制派控制的立法會實在形同虛設,有等於無。

自由之花。

最後,其實我很高興有幸能親身到場體會這次事件,我更慶幸香港還有一群會站從來說不的人。在這座城市崩壞前,至少我們都有站出來過。

後記:這篇好像都沒在談攝影,現在用後記來補充一下。上面的照片都是用5D2、Pentax 6x7和GXR拍的,第一天帶了5D2跟GXR四鏡兩機,第二天帶了6x7和GXR兩鏡兩機,另外這是我首次使用黑白底片,效果十分理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