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英國前的一些碎片

趁著新相片還沒有上傳好前來看一下在香港最後幾天的隨拍吧。

Bric and Fig.

在紅磚和無花果樹下,是我懷念的輕狂歲月。

這裡是我的母校,亦是梁振英的母校。

We are fig boy.

離開後才發覺英皇的可貴,在Kings裡,我渡過了愉快的五年。

在那五年間,我由小學三甲直掉到全級一百三十多,然後每年都向上爬一點,結果最後考到全級三十。

就是因為在最弱的班待過,在高處倒下過,才造就了今天的我。

對此,我是十分感恩的。

文武廟。

童年回憶﹣文武廟。

我們都這樣天真爛漫過。

我們都這樣天真爛漫過。

Yum Cha.

今年最後一次和公公婆婆飲茶,希望明年能有更好的技術回港再拍他們。

無標題

這張相片,是我近來最滿意的街拍。

照片上傳到Flickr後引起了一番討論,主要是有關拍攝殘障人士的道德問題。

我認為殘障人士與一般路人無異,我沒有想要用有色眼鏡去看他們,何況街拍本來就是寫實的行為。

這張照片的主角,不只有在焦內的叔叔,還有那個在焦外無所事事的普通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