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土耳其西南部之旅﹣Selçuk(Day4)

第四天。

Found you.

這天的目的地是Selcuk,是土耳其最著名的旅遊景區之一。Selcuk和Izmir的距離大概是一小時左右,比起以後的綿堡要近多了。

Somewhere, someone.

因為時間充裕,所以我們決定分開兩天來遊Selcuk,這天的天氣沒有很好,所以只到一些簡單的周邊景點,把最著名的Efes遺城留到明天才逛。

Sirince Village.

在Selcuk車站下車後便又轉乘小巴前往這個隱匿在半山腰的小鎮﹣Şirince。

Feed me.

19世紀之前,這裡曾是希臘人住的地方,土希戰爭結束之後,兩國間進行了居民交換,原本住在Thessaloniki的土耳其人被交換到這裡來。有趣的是,以前的居民為了避免外人打擾,曾經一度把村落的名字稱為Cirkince (意思是”醜陋”),至1926年改為Sirince (意思是”美麗”),這個隱世的桃園亦開始慢慢被外間認識。

Encounter.

話是這樣說,我覺得Şirince給我的感覺很清新,完全沒有一個景點的感覺,然後這裡真的有很多貓!

Rooftop.

很寫意的黑喵。

Equipped.

武裝化的驢子。

Sirince Village.

有點像清明節燒衣的火爐。

Coz we're just under the upperhand.

等著主人餵食的貓貓。

Sirince Village.

晾衣服,感覺這裡的時間就好像永遠停留在某個時間點一樣,從某天起一切就沒有改變過。

Ruin.

被遺棄的。

Sirince Village.

村內的屋子都是兩層高紅磚頂設計,有點像中國的瓦磚屋頂。

在烏雲蔽日的天氣下,Şirince散發著一種難以形容的吸引力,這種詭異得來又夾雜著古典味道的氣氛我想只有在這樣的天氣下才能感受到。

What are they doing?

這畫面很陰深,好像正在做些不好的事情,雖然很好奇,但最後也沒有走上去看,現在回想起來也覺得後悔。

Fight.

激動的大角羊。

Shine.

到處都是刷鞋匠,這裡也不例外。

Shopkeeper.

老闆。

Sirince Village.

客人。

穿越。

穿著這樣的服飾講電話,超強的違和感。

薰香。

紫藤。

Farm.

Sirince的屋民主要以務農、紡織為生,當然旅客也是主要收入來源之一。

Waiting.

中午時份便坐車回Selcuk,Sirince的美是意料之外的,個人認為這個小小的村莊是這次土耳其旅程最滿意的景點,那種簡單純樸的感覺實在令人印象深刻。

手中線。

Selcuk車站附近的某處。

手中線。

回到Selcuk後便開始步行到離車站不算很遠的Selcuk Castle,不過因為走錯路的關係,最後也花了一個多小時才真正到達城堡。

異色。

其中一張我最喜歡的貓攝,瞳孔異色的貓喵,很特別。

Local.

很有佬味的穿搭,一位在當地售賣「古代銅幣」(騙錢)的叔叔。

Hawk.

擺賣。

Cat Walk.

垃圾箱與貓。

Food...

總覺得高貴的貓喵和垃圾箱很不搭調,流落民間,實在苦了牠們。

Selcuk Castle.

然後終於到了Selcuk Castle,嘛,其實也就是個遺址。

磚。

見證著歲月的流逝。

Look up.

腦殘散景(略)。

Selcuk Castle.

白濛濛的天空令這裡顯得有點遜色。

Juice.

在車站等車回Izmir時嘗了當地的紅石榴果汁,不過不太對口味。

Beam.

回到Izmir後步行到了海邊,眼前的是在烏雲背後勉強掙扎的太陽叔叔。

Yellow.

黃眼睛。

第四天就到這裡,下一篇也是Selcuk,請期待下次更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