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oh GR(六)

繼續GR。

Lost.

GR給我的感覺就好像一張白紙一樣,沒有限制,可以隨心所慾地創作,最近的作品好像變得愈來愈抽象,大概也和這有關。

Lost in Maze.

上星期去了在Kensington Garden裡的Serpentine Gallery,為的就是看看2013年的Pavilion。

Puzzling.

“It is a really fundamental question how architecture is different from nature, or how architecture could be part of nature, or how they could be merged... what are the boundaries between nature and artificial things” - Sou Fujimoto

今年的Pavilion是由日本建築師藤本壮介所設計,Serpentine Gallery每年都會請來不同的建築師去製作Pavilion。老實說今年的規模明顯要比之前的要小(cost down!?),不過還是相當有創意。

Black Sun.

說到重曝照,我只喜歡使用相機內建的功能在現場拍出來,對於PS後製的重曝壓根沒興趣,嘛,說穿了可能只是懶人的固執。

Big...Boobs

巨胸男。

Royal Albert Hall.

偶然的藍天。

樹の下で。

那麼,下回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