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之尚早(一)

就當做是週記隨筆,談生活,想旅行,品相機。

冬日

踏入社會不經不覺就半年,到現在還是很興幸在畢業前就找到工作,雖然說不上是什麼好工,但至少也算是踏實地在成長。從學生到社會人,大概是就由每天都可以拍照變成只有週未能拍照,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習慣了這種新的生活模式。沒時間拍照其實並沒有什麼大不了,但當連思考攝影的心思都失去的話,縱使再拍多少也只會停滯不前,而這才是當下面對的問題。

冬日

有時候我也不知道我是喜歡這份工作還是喜歡工作本身,唯一肯定的是我需要學習的東西還有很多。就像剛開始拍照的時候一樣,覺得自己還有很多的可能性,而這也是驅使我每天上班的動力。

冬日

六年之後第一次在香港過新年,見見親戚又花了一天。要不是機票那麼貴,真想每年都趁新年時間出外旅遊,可惜是哪有錢。看到不少朋友PO北海道和東京的雪景,明年冬天也想要在最寒冷的時候去一趟日本。談到日本,某程度來說是一個深坑,因為太喜歡了就想一直去,而同時也把自己封閉在那裡,不再去新的國家新的地方探索。只是現在的日元匯價實在是太划算了,實在找不到不去的理由。

冬日

一直夢寐以求的富士中幅無反GFX 50s將於二月公開發售,機身連鏡頭六萬港幣左右。雖然很想要,但這樣的價格實在有點難以下手,暫時還是保持觀望,看看之後的評測再考慮考慮。有時會想,就算買了最好的相機,其實也沒有什麼時間去用,那買來又為了什麼。

冬日

下週再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